酥鱼先生

手握日月摘星辰,
世间无我这般人。
这里蘇遇,
感谢相遇,承蒙关照。

【巍澜】云雨

*巍澜属于大家,背景属于P大,ooc属于我
八月的龙城,热的让人喘不过气。
就连大庆这只平时活蹦乱跳的千年老猫都边嚼着小鱼干边耷拉着耳朵,一会叫一声“喵”,一会儿叫一声“热”。这还是吹着空调的前提下。至于祝红她们,该蜕皮的蜕皮,该谈恋爱的谈恋爱,其余闲杂人等,早就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了。毕竟在炎热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是没有几个人安心工作的。
而这群土匪的头子,哦不,这群努力工作的好员工的领导——我们可敬可爱,时刻为人民着想的赵处长,哦不,应该是赵局长(呵,毕竟他早不是处了。)被龙城的这天气热的想要骂娘。
“这他妈什么鬼天气,这是想要热死老子这个大英雄!”赵云澜如是想到。
“这要是一会儿下一场大雨,一定很凉快!”赵云澜又如是想到。
“算了,老子在这儿装模作样的查案,还不如回家等美人~”
说干就干,赵云澜此时的行动能力简直不要太强。
赵云澜刚进家门,就看见沈巍正在厨房切之前放在冰箱里的西瓜。
“哟,小巍,你看谁回来了。你今儿放学这么早啊。”
沈巍朝他笑笑“学校没放学,只是我下午没课,想着你回来一定会喊热,就提前回来了,西瓜刚好切完了,来吃吧。”
赵云澜看着沈巍一副贤妻良母身下受(赵局你清醒一点!)的样子,哪里还有吃西瓜的兴致。
赵云澜走到沈巍面前,并没有看那盘切的整整齐齐的西瓜。
“宝贝儿,你可比西瓜好吃多了~你看天气这么热,不如你委屈一点,给老公解解暑吧。”
沈巍的皮肤从脖子开始一点点变红……蔓延
“云澜,这是白天,你别闹!”
“呵,口是心非,你明明就是想要我,我说的对不对,宝贝儿~叫声老公我就给你。”赵云澜的手也不安分起来,恶意的慢慢解开沈巍那扣的一丝不苟的衬衫扣子。
沈巍的呼吸陡然间乱了一个拍子。
“赵云澜,你别…”
可是话还没说完,赵云澜的唇就已经送了上来。
唇齿相交,难诉深情。
局势开始一点点转变着,赵云澜由在沈巍的身上,变成了被压在餐台的上面。直到赵云澜脸憋的通红,沈巍才放过他。
此时,外面的云彩忽然阴了上来。刚才还充斥着阳光的屋子,瞬间到达了甚至需要开灯的亮度。
“美人儿,你看看,现在是晚上了呢,可不是你所说的白天。”
这明明一句很正经的话,从赵云澜口中说出,却让他给拐了九九八十一个调子。
尾音上扬,像那人吃的棒棒糖一样甜腻,在沈巍耳边回荡,侵入他的神经,仿佛在挑战着他的克制。
外面忽然下了雨。
夏天的雨,总是任性的很,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但看眼下这片厚厚的乌云,这雨只怕一时半刻停不了了。
沈巍的眼神暗了暗,看看半挂在自己身上,仿佛已经送到自己口中的赵云澜,二话不说抱起他向卧室走去。
沈巍毫不留情的把撩火的那人扔到床上,附身压下,在他耳边低低的说“赵云澜,你别后悔。”
其实在沈巍说出这话的时候赵云澜就已经怂了,可他是谁,他可是龙城一枝花!便还是嘴硬道“小巍,有本事你让我死在床上啊~”
沈巍似乎是低沉的笑了两声“你怎么知道我不敢?”
随即简单粗暴地扯下了赵云澜那半挂在身上的衣服。
外面的雨开始有愈下愈大的趋势。
依旧是很漫长的前戏,赵云澜被折磨的差点发了狂“沈巍你要做就他妈快点!”
沈巍似是进入了状态,一句话也不说,眼里幽深不见底,只余昆仑君一人。
赵云澜似乎还在找他那早已丢失的颜面,强忍住高亢的情欲,咬着牙不发出声,漂亮的眸子里已满是水雾,玫瑰花刺的脸也被欲念的潮红占据。
于是沈巍仿佛赌气般的,一个突如其来的挺身,击碎了那人最后的矜持,满腔的呻吟都宣泄而出,和窗外落个不停的雨声交织,胜过世上最好的催情药。
接着就是猛烈的撞击,或随雨势大而大,或随雨势小而更大。
最后一同攀登到顶峰。
窗外的雨还在淅淅沥沥下,情潮也还未完全退却,雨声与赵云澜的喘息声交缠,世界安静得仿佛只有他们两人。
沈巍凑到赵云澜的耳边,轻轻告诉他“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这句话在赵云澜此时浑浑噩噩的脑子里就像平地的一声惊雷,他呆愣了良久,才惊觉,沈巍对他的感情,从一开始便注定了结局。

评论(1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