酥鱼先生

手握日月摘星辰,
世间无我这般人。
这里蘇遇,
感谢相遇,承蒙关照。

【巍澜】【一八】芥子世界(①)

@我是狐狸不是喵 的一八+巍澜cross点梗
*cross预警,人物ooc预警
*分更预警
*瞎jb写,缓更预警
*巍澜结局be预警
*文渣预警,前面诸多废话描述预警
*这篇巍澜最后刚刚出场预警
最近,报社有个新版块,“搜寻长沙城的老物件”。我采访了许多人,也从采访的老人口中听到了许多关于那个年代的传奇。不过,令我惊奇的是,这些物件都指向老长沙的一个神秘的民间组织——九门提督。因为我所采访而得知的物件,无不是从这九门其中一门流出来的。
后来,通过关系,我找到了一位名叫齐满的老人,从他口中,我对九门提督以及那件古物背后的故事有了初步的了解。
记得那是一个阴雨天,我约好助理步行去了昨晚接到的那个神秘地址。
我们撑着伞走到了郊外,遥遥望见巷子里的一座宅子,我便知道,就是这里了。
映入眼帘的是民国时期的旧式建筑,一个古色古香的香堂。我惊异于如今的长沙竟还有这样的建筑。香堂不大,前院种着一棵桃树。进了前堂,里面皆是做工精致的古玩,仅此着眼一看,便足矣见不凡。
再抬头向上看,中间供着一张相片。相片中的人眉眼如画,嘴角带着温和的笑意,一副眼镜架于鼻梁之上。民国时期独有的黑白色调越发衬得他的气质温润如玉。他身上还着着民国时期的长袍马褂,仿佛与整个香堂本就为一体,丝毫不显得突兀。
屋内的人似是听到了外面的响动,朝外喊了一声:“这里已经不替人卜卦了,走吧走吧。”听罢,我朝屋内拱了拱手,朗声道:“屋内可否是齐先生,在下是报社记者,不知您可否出来一见?”
半晌,寂静无声。我也不急,依照之前采访的经验,这些老人总是不喜别人打搅的,但是你若说明来意,多半都是乐意给你讲讲以前的故事。
果然,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从一间屋子里走了出来。待他走到我面前,眯着眼问我:“你就是搜集那些物件资料的那个人?”
我向他深深做了个揖“正是在下,不知齐先生……有什么物件和故事要讲?”
齐满听后没有搭话,而是转身又进了屋里。很快,他捧着一个罗盘出来了。
“齐先生,这是……”我并非不认得罗盘,只是,我不明白这罗盘何时算得上老物件了?
“这是我家八爷以前用的罗盘,是佛爷亲手赠的,用木头都是上好的檀木,上面镀的,也是纯金,虽然年头还不算久远,但也算是价值连城。”
因为我之前了解过九门,所以我知道他口中所说的“佛爷”指的就是九门之首——张大佛爷,张启山。而八爷,则是齐铁嘴。据民间传言说,这两人虽分别为上三门和下三门,可关系却是好的出奇,当时张大佛爷在长沙一鸣惊人能立足,便是靠着这齐铁嘴的指点。更有民间胆大者说这二人疑是断袖。
“那不知这罗盘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
齐满眼光越过眼前的青年,望向远处的天际,目光悠长,陷入回忆。
“这罗盘,还和八爷的两位朋友有关。一位是当时国民党的军官沈巍,沈先生。这另一位,则是百年老号的药铺老板,赵云澜,赵掌柜。故事,还要从八爷和佛爷结识沈先生和赵掌柜开始……”

评论(8)

热度(33)